和睦家悦读文网

朗读者余秋雨《莫高窟》、季羡林《在敦煌》

和睦家悦读文网 http://www.hs-cz.cn 2018-09-10 17:17 出处:网络 编辑:
相关专题: 朗读者余秋雨 莫高窟 季羡林 在敦煌

朗读者余秋雨《莫高窟》、季羡林《在敦。煌》


  朗读嘉宾:樊锦诗和好友


  1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像,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让这么一座。三危山来做莫高窟的映壁,气。概之大,人力莫及,只能是造化的安排。


  公元三六六年,一个和尚来到这里。他叫乐樽,戒行清虚,执心恬静,手持一枝锡杖,云游四野。到此。已是傍晚时分,他想找个地方栖宿。正在峰头四顾,突然看到奇景:三危山金光灿烂,烈烈扬扬,像有千佛在跃动。是晚霞吗?不对,晚霞就在西边,与三危山的金光遥遥相对应。


  三危金光之迹,后人解释颇多,在此我不想议论。反正当时的乐樽和尚,刹那时激动万分。他怔怔地站着,眼前是腾燃的金光,背后是五彩的晚霞,他浑身被照得通红,手。上的锡杖。也变得水晶般透明。他。怔怔地站着,天地间没有一点声息,只有。光的流溢,色的笼罩。他有所。憬悟,把锡杖插在地上,庄重地跪下身来,朗声发愿,从今要广为化缘,在这里筑窟。造像,使它真正成为圣地。和尚发愿完毕,两方光焰俱黯,苍然幕色压着茫茫沙原。


  不久,乐樽和尚的第一个石窟就开工了。他在化缘之时广为播扬自己的奇遇,远近信士也就纷纷来朝拜胜景。年长日久,新的洞窟也一一挖出来了,上自王公,下。至平民,或者独筑,或者合资,把自己的信仰和祝祈,全向这座陡坡凿进。从此,这个山峦的历史,就离不开工匠斧凿的叮当声。


  工匠中隐潜着。许多真正的。艺术家。前代艺术家的遗留,又给后代艺术家以默默的滋养。于是,这个沙漠深处的陡坡,浓。浓地吸纳了无量度的才情,空灵灵。又胀鼓鼓地站着,变得神秘而又安详。


  2


  从哪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到这里,都非常遥。远。在可以想像。的将来,还只能是这样。它因华美而矜持,它因富有而远藏。它执意要让每一个朝圣者,用长途的艰辛来换取报偿。


  我来这里时刚。过中秋,但朔风已是铺天盖地。一路上都见鼻子冻得通红的外国人在问路,他们不懂中文,只是一叠连声地喊着:“莫高!莫高!”声调圆润,如呼亲人。国内游客更是拥挤,傍晚闭馆时分,还有一批刚刚赶到的游客,在苦。苦央求门卫,开方便之门。


  我在莫高窟一连呆了好。几天。第一天入暮,游客都已走完了,我沿着莫高窟的山脚来回徘徊。试着想把白天观看的感受在心头整理一下,很难;只得一次次对着这堵山坡傻想,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比之于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山奇。大塔,古罗马的斗兽场遗迹,中国的许多文化遗迹常常带。有历史的层累性。别国的遗迹一般修建于一。时,兴盛于一时,以后就以纯粹。遗迹的方式保存着,让人瞻仰。中国的长城就不是如此,总是代代修建、代代拓抻。长城,作为一种空间蜿蜒,竟与时间的蜿蜒紧紧。对应。中国历史太长、战乱太多、苦难太深,没有哪一种纯粹的遗迹能够长久保存,除非躲在地下,躲在坟里,躲在不为常人注意的秘处。阿房宫烧了,滕王阁坍了,黄鹤楼则是新近重修。成都的都江堰所以能长久保留,是因为它始终发挥着水利功能。因此,大凡至今轰转的历史胜迹,总有生生不息、吐纳百代的独特秉赋。


  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千多年的层层累聚。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一千年。而始终活着,血脉畅通、呼吸匀停,这是一种何等壮阔的生命!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前呼后拥向我们走来,每个艺术家又牵连着喧闹的背景,在这里举行着横跨千年的游行。纷杂的衣饰使我们眼花撩乱,呼呼的旌旗使我们满耳轰鸣。在别的地方,你可以蹲下身来细细玩索一块碎石、一条土埂,在这。儿完全不行,你也被裹卷着,身不由主,踉踉跄跄,直到被历史的洪流消融。在这儿,一个人的感官很。不够用,那干脆就丢弃自己,让无数双艺术巨手把你碎成轻尘。


  因此,我不能不在这暮色压顶的时刻,在山脚前来回徘徊,一点点地找回自己,定一定被震撼了的惊。魂。晚风起了,夹着细沙,吹得脸颊发疼。沙漠的月亮,也特。别清冷。山。脚前有一泓泉流,汩汩有声。抬头看看,侧耳听听,总算,我的思路稍见头绪。


  白天看了些什么,还是记不大清。只记得开头看到。的是青褐浑厚的色流,那应该是北魏的遗存。色泽浓沉着得如同立体,笔触奔放。豪迈得如同剑戟。那个年代。战事频繁,驰骋沙场的又多北方骠壮之士,强悍与苦难汇合,流泻到了石窟的洞壁。当工匠们正在这洞窟描绘的时候,南方的陶渊明,在破。残的家园。里喝着闷酒。陶渊明喝的不知是什么酒,这里流。荡着。的无疑是烈酒,没有什。么芬芳的香味,只是一派力、一股劲,能让人疯了一般,拔剑而起。这里有点冷、有点野,甚至有点残。忍;色流开始畅快柔美了,那一定是到。了隋文帝统一中国之后。衣服和图案都变得华丽,有了香气,有了暖意,有。了笑声。这是自然的,隋炀帝正乐呵呵地坐在御船中南下,新竣的运河碧波荡漾,通向扬州名贵的奇花。隋炀帝太凶狠,工匠们不会去追随他的笑声,但他们已经变得大气、精细,处处预示着,他们手下将会奔泻出一些更。惊人的东西;色流猛地一下涡漩卷涌,当然是到了唐代。人世间能有的色彩都喷射出来,但又喷得一点儿也不野,舒舒展展地纳入细密流利的线条,幻化为壮丽无比。的交响乐章。这里不再仅仅是初春的气温,而已。是春风浩荡,万物苏醒,人们的每一缕筋肉都想跳腾。这里连禽鸟都在歌舞,连繁花都裹卷成图案,为这个天地欢呼。这里的雕塑都有脉搏和呼吸,挂。着千。年不枯的吟笑和娇嗔。这里的每一个场面,都。非双眼能够看尽,而每一个角落,都够你留连。长久。这里没。有重复,真正的欢乐从不重复。这里不存在刻板,刻板容不下真正的人性。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人的生命。在蒸腾。一到别的洞窟还能思忖片刻,而这。里,一进入就让你燥热,让你失态,让你只想双足腾空。不管它画的是什么内容,一看就让你在心底惊呼,这才。是人,这才是生命。人世间最有吸引力的,莫过于一群活得很自在的人发出的生命信号。这种信号是磁,是蜜,是涡卷方圆的魔井。没有一个人能够摆脱这种涡卷,没有一个人能够面对着它们而保持平静。唐代就该这样,这样才算唐。代。我们的民族,总算拥有这么个朝代,总算有过。这么一个时刻,驾驭哪些瑰丽的色流,而竟能指挥若定;色流更趋精细,这应是五代。唐代的雄风余威未息,只是由炽热走向温煦,由狂放渐趋沉着。头顶的蓝天好像小了一点,野外的清风也。不再鼓荡胸襟;终于有点灰黯了,舞蹈者仰首到变化了的天色,舞姿也开始变得拘谨。仍然不乏雅丽,仍然时见妙笔,但欢快的整体气氛,已难于找寻。洞窟外面,辛弃疾、陆游仍在握剑长歌,美妙的音色已显得孤单,苏东坡则以。绝世天才,与陶渊明呼应。大宋的国土,被下坡的颓势,被理学的层云,被重重的僵持,遮得有点阴沉;色。流中很难再找到红色了,那该是到了元代……


  这些朦胧的印象,稍一梳理,已颇觉劳累,像是赶了一。次长途的旅人。据说把莫高窟的壁画连起来,整整长达六十华里。我只不信,六十华里的路途对我轻而易举,哪有这般劳累?


  夜已深了,莫高窟已经完全沉睡。就像端详一个壮汉的睡姿一。般,看它睡着了,也没有什。么奇特,低低。的,静静的,荒秃秃的,与别处。的小。山一样。


  3


  第三天一。早,我又一次投入人流,去探寻莫高窟的底蕴,尽管毫无自信。


  游客各种各样。有的排着队,在静听讲解员讲述佛教故事;有的捧着画具,在。洞窟里临摹;有的不时拿出。笔记写上几句,与身旁的伙伴轻声讨论着学术课题。他们就像焦距不一的镜头,对着同一个拍摄对象,选择着自己所需要的清楚和模糊。


  莫高窟确实有着层次丰富的景深(d。epthoffield),让不同的游客摄取。听故事,学艺术,探历史,寻文化,都未尝不可。一切伟大的艺术,都不会只是呈现自己单方面的。生命。它们为观看都存在,它们期待着仰望的人群。一堵壁画,加上壁画前的唏嘘和叹息,才是这堵。壁画的立体生命。游客们在观。看壁画,也在观看自己。于是,我眼前出现了两个长廊:艺术的长。廊和观看者的心。灵长廊;也出现了两个景深:历史的景深和民族心理的景深。


  如果仅仅为了听佛教故事,那么它多姿的神貌和色泽就显得有点浪费。如果仅仅为了学绘画技法,那么它就吸引不了那么多普通的游客。如果仅仅为了历史和文化,那么它至多只能成为厚厚著述中的插图。它似乎还要深得多,复杂得多,也神奇得多。


  它是一种聚会,一种感召。它。把人性神化,付诸造型,又用造型引发人性,于是,它成了民族心底。一种彩色的梦幻、一种圣洁的沉淀、一种永久。的向往。


  它是一种狂欢,一种释放。在它的。怀抱里神人交融,时空飞腾,于是,它让人走进神话、走进寓言,走进宇宙意识的霓虹。在这里,狂欢是天然秩序,释放是天赋人。格,艺术的天国是自由的殿堂。


  它是一种仪式、一种。超越宗教的宗教。佛教理义已被美的火焰蒸馏,剩下了仪式应有的玄秘、洁净和高超。只要知闻它的人,都会以一生来投奔这种仪式,接受它的洗礼和熏陶。


  这个仪式如此宏大,如此广。甚。至,没有沙漠,也没有莫高窟,没有敦煌。仪式从海港的起点已经。开始,在沙窝中一串串深深的脚印间,在一个个夜风中的账篷里,在一具具洁白的遗骨中,在长毛飘飘的骆驼背上。流过太多眼泪的眼睛,已被风沙磨钝,但是不要紧,迎面走来从那里回来的朝拜者,双眼是如此晶亮。我相信,一切为宗教而来的人,一定能带走。超越宗教的感受,在一生的潜意识中蕴藏。蕴藏又变作遗传,下一代的苦旅者又浩浩荡荡。


  为什么甘肃艺。术家只是在这里。撷取了一个舞姿,就能引起全国性的狂热?为会么张大千举着。油灯从这里带走一些线条,就能风靡世界画坛?只是仪式,只是人性,只是深。层的蕴藏。过多地捉摸他们的技法没有多大用处,全心全意的。成功只在于全身心地朝拜过敦煌。蔡元培在。本世纪初提出过以美育代宗教,我在这里分明看见,最高的美育也有宗教的风貌。或许,人类的将来,就是要在这颗星球上建立一种有关美的宗教?


  4


  离开敦煌后,我又到别处旅行。


  我到过另一个佛。教艺术胜地,那里山清水秀,交通便利。思维机敏的讲解员把佛教故事与今天的新闻、行为规范联系起来,讲了一。门古怪的道德课程。听。讲者会心微笑,时露。愧色。我还到过一个山水胜处,奇峰竞秀,美不胜。收。一个导游指着几座略似人体的山峰,讲着一个个贞节故事,如画的山水。立时成了一座座道德造型。听讲。者满怀兴趣,扑于船头,细细指认。


  我。真怕,怕这块土地到处是善的堆垒,挤走了。美的踪影。


  为此,我更加思念莫高窟。


  什么时候,哪一位大手笔的艺术家,能告。诉我莫高窟的真正奥秘?日本井上靖的《敦煌》显。然不能令人满意,也许应该有中国的赫尔曼.黑。塞,写一部《纳尔齐斯与歌德蒙》,把宗教艺术的产生,刻划得如此激动人心,富有现代精神。


  不管怎么说,这块土地上应该重新会聚那场。人马喧腾、载歌。载舞的游行。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在敦煌》季羡林


  我们就是走过了数百里这样的平野,最终看到一片葱。郁的绿树,隐约出现在天际,后面是一列不太高的山冈,像是一幅中国水墨山水画。我暗自猜想:敦煌大概是来到了。


  果然是敦煌到了。我对敦煌真可以说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了。我在书里读到过敦煌,我听人谈到过。敦煌,我也看过不知多少敦煌的绘画和照片。几十年梦寐以求的东西如今一下子看在眼里,印在心中,“相见翻疑梦”,我似乎有点怀疑,这是否是事实了。


  敦煌毕竟是真实的。它的样子同我过去看过的照片差不多,这些我都是很熟悉的。此处并没有崇山峻岭,幽篁修竹,有的只不过是几个人合抱不过来的千岁老榆,高高耸入云天的白杨,金碧辉煌的牌楼,开着黄花、红花的花丛。放在别的地方,这一切也许毫无动人之处;然而放在这里,给人的印象却是沙漠中的一个绿洲,戈壁滩上的一颗明珠,一片淡黄中的。一点浓绿,一个不折不扣的世外桃源。


  至于千佛洞本身,那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五光十色,云蒸。霞蔚。无论用多么繁缛华丽的语言。文字,不管这样的语言文字有多少,也是无法描绘,无法形容的。这里用得上一句老话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洞子共有四百多个,大的大到像一座宫殿,小的小到像一个佛龛。几乎。每一个洞子里都画着千佛的像。洞。子不论大小,墙壁不论宽窄,无不满满地画上了。壁画。艺术家好像决不吝惜自己的精力和颜料,决不吝惜自己的光阴和生命,把墙壁上的每一点空间,每一寸的空隙,都填得满满的,多小的地方,他们也决不。放过。他们前后共画了。一千年,不知流出了多。少汗水,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才给我们留下了这些动人心魄的艺术瑰宝。有的壁画,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经过了一千年的风吹、雨打、日晒、沙浸,但彩色却浓郁如新,鲜艳如初。想到我们先。人的这些业绩,我们后人感到无比的兴奋、震惊、感激、敬佩,这难道不是很自然的吗?


  我们走进了洞子,就仿佛走进了久已逝。去的古代。世界,甚至古代的异域世界;仿佛走进了神话的世界,童话的世界。尽管洞。内洞外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看到那些大大小。小的雕塑,特别是看到墙上的壁画:人物是那样繁多,场面是那样富丽,颜色是那样鲜艳,技巧是那样纯熟,我们内心里就不禁感到热闹起来。我们仿佛亲眼看到释迦牟尼从兜率天上骑着六牙白象下降人寰,九龙吐水为他洗浴,一下生就走了七步,口中大声宣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我们仿佛看到他读书、习艺。他力大无穷,竟把一只大象抛上天空,坠下时把土地砸了一个大坑。我们仿佛看到他射箭,连穿七个箭。靶。我们仿佛看到他。结婚,看到他出游,在城门外遇到。老。人、病。人、死人与和尚,看到他夜半。乘马逾城逃走,看到他剃发出家。我们仿佛看到他修苦行,不吃东西,修了六年,把眼睛。修得深如古井。我们又仿佛看到他。翻然改变主意,毅然放弃了苦行,吃了农女献上的粥,又恢复了精力,走向菩提树下,同恶魔波旬搏斗,终于成了佛。成佛后到处游行,归示,度子,年届八旬,在双林涅。使我们最感兴趣、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那许许多多的涅的画。释迦牟尼已经逝世,闭着眼睛,右胁向下躺在那里。他身后站着许多和尚和俗人。前排的人已经得了道,对生死漠然置之,脸上毫无表情。后排的人,不管是国王,各族人民,还是和尚、尼姑,因为道行不高,尘欲未去,参不透生死之道,都号啕大哭,有的。捶胸,有的打头,有的击掌,有的顿足,有的撕发,有的裂衣,有的甚至昏倒在地。我们真仿佛听到哭声震天,看到泪水流地,内心。里不禁感到震动。最有趣的是外道六师,他们看到主要敌手已死,高兴得弹琴、奏乐、手。舞、足蹈。在盈尺或盈丈的墙壁上,宛然一幅人生哀乐图。这样的宗教画,实际上是人世社会的真实描绘。把千载前的社会现实,栩栩。如生地搬到。我们今天的眼前来。


  在很多洞子里,我们又仿佛走。进了西。方的极乐世界,所谓净土。在这个世界里,阿弥陀佛巍然坐在正中。在他的头上、脚下、身躯的周围画着极乐世界里各种生活享受:有妓乐,有舞蹈,有杂技,有饮馔。好像谁都不用担心生。活有什么不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且这些饮食和衣服,都用不着人。工去制作。到处长着如意神树,树枝子上结满了各种美好的饮食和衣着,要什么,有什么,只需一伸手一张口之劳,所有的愿望就都可。以满足了。小孩子们也都兴高采烈,他们快乐得把身躯倒竖起来。到处都是美丽的荷塘和雄伟。的殿阁,到处都是。快活的游人。这些人同我们。这些凡人一样,也过着世俗的生活。他们也结婚。新郎跪在地。上,向什么。人叩头。新娘却站在那里,羞答答不肯把头抬。许多参加婚礼的客人在大吃大喝。两只鸿雁站在门旁。我早就读过古代结婚时有所谓“奠雁”的礼节,却想不出是什么情景。今天这情景就摆在我眼前,仿佛我也成了婚礼的参加者了。他们也有老死。老人活过四万八千岁以后,自己就走到预先盖好。的坟墓里去。家人都跟在他。后面,生离死别。虽然也有人磕头涕哭,但是。总起来看,脸上的表情却都是平静的、肃穆的,好像认为这是人生规律,无所用其忧戚与哀悼。所有这一切世俗生活的绘画,当然都是用来宣扬一个主题思想:不管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中,只要一心念阿弥陀佛,就可以往生净土,享受天福。这当然都是幻想,甚至是欺骗。但。是艺术家的态度是认真的,他们的技巧是惊人。的。他们仔细地描,小心地画,结果把本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画得像真实的事物一样,生动活泼地、毫不含糊地展现在我们眼前,让我们对于历史得到感性认识,让我们得到奇特美妙的艺术享受。艺术家可能。真正相信这些神话,但是这对我们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他们的画。这。些画画得充满了热情,而且都取材。于现实生活。在世界各国的历史上,所有的。神仙和神。话,不管是多么离奇荒诞,他们的模特儿总脱离不开人和人生,艺术家通过神仙和神话,让过去的。人和人生重。现在我们眼前。我们探骊得珠,于愿已足,还有什么可以强求的呢?


  最使我吃惊的是一件小事:在这富丽堂皇的极乐世界中,在巍峨雄伟的楼台殿阁里,却忽然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老鼠,鼓着眼睛,尖着尾巴,用警惕狡诈的目光向四下里搜寻窥视,好像见了人要逃窜的样子。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艺术家偏偏在这个庄严神圣的净土里画上一只老鼠。难道他们认为,即使在净土中,四害也。是难免的吗?难道他们有意给这万人向往的净土开上一个小小的玩笑吗?难道他们有意表示即使是净土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纯洁吗?我们大家都不理解,经过推。敲与讨论,仍然是不理解。但是我们都很感兴趣,认为这位艺术家很有勇气,决不。因循抄袭,决不搞本本主义,他敢于石破天惊地去创造。我们对他都表示敬意。


  莫。高窟的四百多个。洞子,共有壁画四万多平方米,绘画。的时间绵延了一千多年,内容包括了天堂、净土、人间、地狱、华夏、异域、和尚、尼姑、官僚、地主、农民、工人、商人、小贩、学者、术士、妓女、演员、男、女、老、幼,无所不有。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我仿佛漫游了天堂、净土,漫游了阴司、地狱,漫游了古代世界,漫游了神话世界,走遍了三千大千。世界,攀登神山须弥山,见到了大梵天、因陀罗,同四大天王。打过交道,同牛首马面有过会晤,跋涉过迢迢万里的丝绸之路,漂渡烟波浩渺的大海大洋,看过佛爷菩萨的慈悲相,听维摩。诘的辩才无碍。我脑海里堆满色彩缤纷的众生相,错综重叠,突兀峥嵘,我一时也清理不出一个头绪来。在短短几天之内,我仿佛生活了几十年。在过去几十年中,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抽象的东西,现在却变。得非常具体了。这包括文学、艺术、风俗、习惯、民族、宗教、语言、历史等等领域。我从前看到过唐代大画家阎立本的帝王图,李思训的金碧山水,宋。朝朱襄阳朱点山水,明朝陈老莲的人物画,大涤子的山水画,曾经大大地惊诧于这。些作品技巧之完美,意境之深。邃。但在敦煌壁画上,这些都似乎是司空见惯,到处可见。而且敦煌壁画还要胜它们一筹:在这里,浪。漫主义的气氛。是非常浓的。有的画家竟敢画一个乐队,而不画一个人,所有的乐器都系在飘带上,飘带在空中随风飘拂,乐器也就自己奏出声音,汇成一个气象万千的音乐会。这样的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甚至在别的国家的绘画史上能够找得到吗?


  不但在洞子里我们好像走进了久已逝去的古代世界,就是在洞子外面,我们倘稍。不留意,就恍惚退回到历史中去。我们游览国内的许多名胜古迹时,总会在墙壁上或树干上看到有人写上的或刻上的名字和。年月之类的字,什么某某人。何年何月到此一游。这种不良习惯我们真正是已经司空见惯,只有摇头苦笑。但要追溯这种行为的历史那恐怕是古已有之了。《西游记》上记载着如来佛显示。无比。的法力,让孙悟空在自己的手掌中翻筋斗,孙悟空翻了不知多少十万八千里的筋斗,最后翻到天地尽头,看到五根肉红柱子,撑着一股青气。为了取信于如来。佛,他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变作一管浓墨双毫笔,在那中间柱子上。写一。行大字云:“齐天大圣,到此一游。”还顺便撒了一泡猴尿。因此,我曾想建议这一些唯恐。自己的尊姓大名不被人知、不能流传的善男信女,倘若组织一个学会时,一定要尊。孙悟空为一。世祖。可是在敦煌,我的想。法有些变了。在这里,这样的善男信女当然也不会绝迹。在。墙壁上题名刻名到处可见,这些题刻都很清晰,仿佛是昨天才弄的。但一读其文,却是康熙某年,雍正某年,乾隆某年,已经是几百年以。前的事了。当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不禁一愣:难道我又回到康熙年间去了吗?如此看来,那个国籍有点问题的孙悟空不。能专“美”于前了。


  我们就在这样一个仿佛远离尘世的弥漫着古代和异域气氛的沙漠中的绿洲。中生活了六天。天。天忙于。到洞子里去观看。天天脑海里塞满了五光十色丰富多彩的印象,塞得是这样满,似乎连透气的空隙都没有。我虽局促于斗室之中,却神驰于万里之外;虽局限于眼前的时刻之内,却恍若回到千年之前。浮想联翩,幻影沓来,是我生平思想最活跃的几天。我曾想到,当年的艺术。家们在这样阴暗的洞子里画画,是要付出多么大的精力啊!我从前读过一部什么书,大概是美术史之类的书,说是有一个意大利画家,在一个大教堂内圆顶天篷上画画,因为眼睛总要往。上翻,画了几年之后,眼球总往上翻,再也落不下来了。我。们敦煌的千佛洞比意大利大教堂。一定要黑暗得。多,也要狭小得多,今天打着手电,看洞子里的壁画,特别是天篷上藻井上的画,线条纤细,着色繁复,看起来还感到困难,当年艺术家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困难要克服。周围是茫茫的沙碛,夏天酷暑,而冬天严寒,除了身边的一点浓绿之外,放。眼百里惨黄无垠。一直到今天,饮用的水还要从几十里路外运来,当年的情况。更可想而知。在洞子里。工作,他。们大概只能躺在架在空中的木。板上,仰面手执小蜡烛,一笔一笔地细描细画。前不见古人,我无法见到那些艺术家了。我不知道他们的眼睛也是否翻上去再也不能下来。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给我们留下了这样优美的杰作,惊人的艺术瑰宝。我们真应该向这些艺术家们致敬啊!


  我曾想到,当年中国境内的各个民。族。在这一带共同劳动,共同生活。有的赶着羊群、牛群、马群,逐水草而居,辗转于。千里大漠之中;有的在沙漠中一小块有。水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努力劳作。在这里,水就是生命,水就是幸福,水就是希望,水就是一切,有水斯有土,有土斯有禾,有。禾斯有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只有互。相帮助,才能共同生存。在许多洞子里的壁画上,只要有人群的地方,从人们的面貌和衣着上就可以看到这些人是属于种种不同的民族的。但是他们却站在。一起,共同从事什么工作。我认为,连开凿这些洞的窟。主,以及画壁画的艺术家都决不会出于一个民族。这些人今天当然都已经不在了。人们的生存是暂时的,民族之间的友爱是长久的。这一个简明朴素的真理,一部中国历史就可以提供证明。我们生活。在现代,一旦到了敦煌,就又仿佛回到了古代。民族友爱是人心所向,古今之所同。看了这里的壁画,内心里真不禁涌起一股温暖幸福之感了。


  我又曾想到,在这些洞子里的壁画上,我们不但可以看。到中国境内各个民族的人民,而且可以看到沿丝绸之路的各国的人民,甚至离开丝绸之路很远的一些国家的人民。比如我在上面讲到如来佛涅以后,许多人站在那里悲悼痛苦,这些人有的是深目高鼻,有的是颧骨高而眼睛小,他们的衣着也完全不同。艺术家可能是有意地表现不同的人。民的。当年的新疆、甘肃一带,从茫昧的远古起,就是世界各大民族汇合的地方。世界几大文明古国,中国、印度、希腊的文化在这里汇流了。世界几大宗教,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在这里汇流了。世界的许多语言,不管是属于印欧语系,还是属于其他语系也在这里汇流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文学、艺术、音乐,也在这里汇流了。至于商品和其他动物植物的汇流更是不在话下。所有这一切都在洞子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遥想当年丝绸之路全盛时代,在绵延数万里的路上,一定是行人不断,驼、马不。绝。宗教信徒、外交使节、逐利商人、求知学子,各有所求,往来奔波,绝大漠,越流沙,轻万生以涉葱河,重一言而之奈苑,虽不能达到摩肩接踵的程度,但盛况可以想见。到了今天,情势改变了,大大。地改变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流沙漫漫,黄尘滚滚,当年的名。城——瓜州、玉门、高。昌、交河,早已沦为废墟,只留下一些断壁颓垣,孤立。于西风残照中,给怀古的人增添无数的诗料。但是丝路虽断,他路代兴,佛光虽减,人光有加,还留下像敦煌莫高窟这样的艺术瑰宝,无数的艺术家用难以想象的辛勤劳动给我们后人留下这么多的壁画、雕塑,供我们流连探讨,使世界各国人民惊叹不置。抚今追昔,我真感到无比的幸福与骄傲,我不禁发思古之幽情,觉今是昨亦是,感光。荣于既往,望继承于来者,心潮起伏,感慨万端。了。


  薄。暮时分,带着那些印象,那些幻想,怀着那些感触,一个人走出了招待所去散步。我走在林荫道上,此时薄霭已降,暮色四垂。朱红的大柱子,牌楼顶上碧色的琉璃瓦,都。在熠熠地闪着微光。远处沙碛没入一片迷茫中,少时月出。于东山之上,清。光洒遍了山头、树丛,一片银灰色。我周围是一片寂静。白天里在古榆的下面还零零落落地坐着一些游人,现在却空无一人。只有小溪中潺的流水间或把这寂静打破。我的心蓦地静了下来,仿。佛宇宙间只有我一个人。我的幻想又在另一个方面活跃起来。我想到洞子里的佛爷,白天在闭着眼睛睡觉,现在大概睁开了眼睛,连涅了的如。来也。会站了起来。那许多商人、官人、菩萨、壮汉,白天一动不动地站在墙壁上,任人指指点点,品头论足。现在。大概也走下。墙壁,在洞子里活动起来了。那许多奏乐的乐工吹奏起乐器,舞蹈者、演。杂技者,也都摆开了场地,表演起来。天上的飞天当然更会翩翩起舞,洞子里。乐声悠。扬,花雨缤纷。可惜我此时无法走进洞。子,参加他们的大合唱。只有站在。黑暗中望眼欲穿,倾耳聆听而已。.


  在寂静中,我又忽然想到在敦煌创业的(www.xxxxx.xxx)常书鸿同志和他的爱人李承仙。同志,以及其他几十位工作人员。他们在这偏僻的沙漠里,忍饥寒,斗流沙,艰苦奋斗,十几年,几十年,为祖国,为人民立下了功勋,为世界上爱好艺术的人们创造了条件。敦煌学。在世界上不是已经成为一门热门学科了吗?我曾到书鸿同志家里去过几趟。那低矮的小房,既是办公室、工作室、图书室,又是卧室、厨房兼餐厅。在解放了三十年后的今天,生活条件尚且如此之不够理想,谁能想。象在。解放前那样黑暗的。时代,这里艰难辛苦会达到何等程度呢?门前那院子里有一棵梨树。承仙同志告诉我,他们在将。近四十年前初到的时候,这棵梨树才一点点。粗,而今已经长成了一棵粗壮的大树,枝叶茂密,青翠如碧琉璃,枝上果实累累,硕大无比。看来正是青春妙龄,风华正茂。然。而看着它长起来的人却垂垂老矣。四十年的日日夜夜在他们身上不可避。免地会留下了痕迹。然而,他们却。老当益壮,并不服老,仍然是日夜辛勤劳动。这样。的人难道不让我们每个人都油然起。敬佩之情吗?


  我还看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在合抱的老榆树下,在如茵。的绿。草丛中,在没入暮色的大道上,在潺潺。流水的小河旁。它似乎向我招手,向我微笑,“翩若惊鸿,宛如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这影子真是可爱极了,我。是多么急切地想捉住它啊!然而它一转瞬就不见了。一切都只是幻影,剩下的似。乎只有宇宙和我自己。


  剩下我自己怎么办呢?我真是进退两难,左右拮据。在敦煌,在千佛洞,我就是看一千遍一万遍也不。会餍足的。有那样桃源仙境似的风光,有那样奇妙的壁画,有那样可敬的人,又有这样可爱的影子。从内心深处我真想长期留在这里,永远留在这里。真好像在茫茫的人世间奔波了六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